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十景缎 第一百零八章

时间:2018-08-10
这市镇离京城甚近,两人施展轻功往东而去,不一会儿便已抵达。文渊道:「我们在城里跟皇陵派动过手,只怕已有不少人认得,须当变 装一下才好。」小慕容道:「你会化装易容么?我可不会。那天葛元当的毒烟,害死了不少人,寻常百姓唯恐避之不及,不会记得我们。若是 被皇陵派的人见到了,尽早脱身便是,只要龙驭清、黄仲鬼不来,那就好了。」
  文渊一想,也是不错,当下两人直接进了城中,由文渊领着路,往靖威王在京城的府第而去。正在半路,只听一旁快马急奔,直往内城而 去。文渊和小慕容看在眼里,也没放在心上,逕往前走。走了一阵,只听路边有人正自议论:「刚才那是传递军情的探子么?最近没听说有什 么战事啊?」另一人道:「谁知道呢?才一个早上,也不知是第五个,还是第六个了,一晃眼就是一匹马跑过去。」
  小慕容低声道:「喂,你听到了吧?你看这是怎么回事?」文渊一怔,道:「或是边关出了什么岔子,快马示警,有什么不对?」小慕容 道:「也没什么不对,只怕是皇陵派发现了我们的落脚的客栈,去通知龙驭清。」文渊心下一凛,道:「这也不是没有可能,我们快去快回, 以防万一。」
  两人来到靖威王的宅邸,绕到后院墙外,翻墙而过。文渊笑道:「每次来到这儿,都得这般偷偷摸摸的。」小慕容瞄了他一眼,笑道:「 不然你想怎样?还能光明正大的走进来不成?」
  文渊微微一笑,道:「就算是师兄,此时怕也不能光明正大的直接进来了。
  咱们到前头探一探。「两人放轻步履,藉着花树掩蔽,悄悄地绕过后院,途中虽也有婢女、僕役走经,却哪里察觉得到。
  到了前厅房舍外,只听窗后传来阵阵话语,有人正在谈论些什么。小慕容打个手势,示意文渊一起来听。两人凑至窗边,低着身子,一边 听着,一边眼观四方,提防是否有人过来。
  只听一个沉实的声音说道:「这三名贼人逃出了京城,虽然不易追查,但是除了那童万虎武功较高,余下两人并不足惧,王爷只需加派卫 士巡行便可。」另一个中年男声嗯了一声,说道:「陆道长,此事就交由你去调度。」
  文渊和小慕容一听,已听出前一人是陆道人,后一人自是靖威王赵廷瑞。但听赵廷瑞又道:「童万虎这些家伙敢来京城寻我晦气,到底有 何图谋,必须好好查上一查。陆道长,婉雁的下落,可有眉目?」
  陆道人道:「那头负了郡主走的白虎,在城外杀伤了不少卫士,但是四下均不见郡主。这白虎甚是灵异,并非寻常野兽,料想郡主应当平 安无恙。」赵廷瑞道:「话虽如此,毕竟令人难以安心。你多调些人出城去找,务必把婉雁找回来。」
  陆道人道:「贫道自当遵办。」
  赵廷瑞沉吟一阵,又道:「皇陵派那里怎么样?」陆道人道:「启稟王爷,龙驭清派了燕红扇、卫高辛等人去搜查那群人,尚未寻得线索。那韩虚清、任剑清武功均是极高,除非龙驭清亲自出手,否则也难以截下。」赵廷瑞哼了一声,道:「你派人跟龙驭清说清楚,要是找到向 扬那小子,别让他有机会跟婉雁见面,立刻将他给杀了。这小子跟任剑清他们一路,都在跟我们作对,婉雁给他迷住,龙驭清说不定会以此为 借口,又对我们有所为难,还是趁早处理了。」陆道人毫不迟疑,应道:「正该如此。」
  文渊听得怒从心起,暗道:「师兄从白虎寨手上救了赵姑娘,这靖威王居然不顾恩情,也没想想赵姑娘的心意,就对师兄这样狠辣。」小 慕容觉他手上握紧,知他气愤,连忙给他使了个眼色。文渊会意,点了点头,表示不会意气用事。
  赵廷瑞道:「没将任剑清的十景缎逼出来,真是可惜。嗯,你去宫里通知王公公,把那件事再提一提,记得带份厚礼。龙驭清不懂宫廷中 的权贵行事,王公公这里要由我们来进行才行。快去,别耽搁了。」陆道人应了一声,只听脚步声去,已然离房,赵廷瑞也没再说话。
  小慕容低声道:「咱们快快出去,我有个主意。」文渊道:「怎么?」
  小慕容道:「这儿不好说。」文渊点点头,反正替赵婉雁探听已毕,再留着也是无事,两人便即悄然离府,到了宅院旁一处巷子之中。文 渊道:「小茵,什么主意?」
  小慕容道:「听这靖威王最后所说,他们还跟个什么王公公有勾结。你想这王公公,会是什么人物?」文渊略一思索,道:「莫非是王振 ?嗯,不错,靖威王以王爷之尊,而要送礼疏通的,唯有王振才有如此权位。」他想起初到京城时,曾见到王振从子王山,旁人趋炎附势,拼 命巴结,王振的权力自是更加庞大,第一个便推想到他。
  小慕容笑道:「你我想的一模一样。」文渊道:「靖威王派陆道人这等高手亲自前去,定有要事,而且说道是与龙驭清也有关联。莫非王 振也参与搜夺十景缎的计划?」小慕容道:「这我可想不透了。不过呢,这件事很可以去探上一探。」
  文渊一怔,道:「探?你要如何探来?」小慕容眨眨眼,笑道:「自然是跟着陆道人进大内皇宫,就是这么探。」
  文渊吃了一惊,连连挥手,道:「不可!不可!」小慕容道:「哪里不可?」
  文渊正色道:「小茵,皇宫内苑护卫森严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要打听陆道人去谈些什么事,也不必冒这个险,日后还可多方探听。光天化 日的闯进皇宫,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?」
  小慕容笑嘻嘻地道:「这个险我也不是没冒过,怕他怎地?」文渊愕然,说道:「什么?」小慕容道:「去年大哥带我来京城,我自己在街上逛,碰上几个锦衣卫,对我说话不乾不净的。大哥知道了,就带我溜进皇宫里,把他们一个个捉起来。大哥割了他们的舌头,又把他们衣 服剥了,倒吊在御花园里。那时我们可也是大白天的进皇宫呢。」说着嘻嘻一笑。
  文渊暗暗咋舌,心道:「慕容兄也真是胆大妄为。以他的本领,此事看来也不为难。」当下说道:「话是这么说,但是陆道人武功精深, 我们想跟着他,只怕被他察觉。」小慕容道:「当然不能当真跟在他后头,我们得先进入宫中,再去找王振,等着陆道人与他会面,这就容易 多了。王振可不会半点武功罢?」
  文渊想了一想,道:「小茵,这件事我没设想过,你要是真有把握,咱们便去。」小慕容笑道:「把握有了九成九,剩下的乃是天命。」 文渊微笑道:「好,我们就去。」当下不再多说,两人直往内城而去,自然不走午门,绕了开去,以免为人拦截喝问。
  寻常人要潜入皇宫,那是千难万难,但是文渊、小慕容各负绝学,禁苑墙垣于旁人有如铜墙铁壁,两人却是轻易翻入。小慕容来过皇宫, 虽非清楚各处布置,但是凭着高妙轻功穿梭庭园之中,护卫、宫女、太监虽有不少,也并未发现宫中多了两名不速之客。
  文渊和小慕容小心谨慎,一时不知何处去寻王振,绕来绕去,到了一处花园里,花影之间,忽见一个宫女、一个小太监快步走来,行色匆 匆,似有要事。小慕容心念一动,低声道:「把他们点倒,换个衣装,以防万一。」
  文渊一怔,道:「这不是要我扮太监么?」小慕容笑道:「若给你扮护卫,一旦被发现,要盘问口令信号,立刻露出马脚,还是太监轻鬆 .」文渊无奈,便道:「好罢!」身影一晃,两人一齐出手。
  那宫女和小太监只顾向前走,哪里知道有人藏匿在一旁,文渊掩至两人身后,衣袖一挥一扬,拂中两人穴道,连风声也无半点,立时气息 一闭,缓缓倒地。
  文渊、小慕容将那宫女、太监移到花树丛里,各自换上了衣衫。小慕容望了望文渊的太监服色,忍不住噗哧一笑。文渊愠道:「笑什么? 要是我真成了太监,瞧你还笑得出来?」小慕容伸伸舌头,笑道:「那我就要哭啦。」文渊一笑,道:「走罢。」
  两人悄没声息地走了一阵,虽然换了服装,一路上依然躲躲藏藏,毕竟这只是备用手段,不被人发现自是最好。绕了一会儿,忽听前头一 处亭子传来一阵娇腻声气,说道:「陛下,刚才究竟是什么事儿?怎么一连来了这么多通报?」